阳光久9九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八章 再见不如不见
         许诺一睁眼就看到了田羽,知道又是他救了自己,内心感激万分,不顾冲到眼前扶他起身的男人,自顾自感叹道:

“羽哥哥……又是你救了我……我真不知该怎么报答你了…………不如……我以身相许吧……哈哈哈哈哈……开玩笑的,羽哥哥别介意……”

田羽正心疼他微微嘶哑的嗓音,下一秒便被苏星宇一句“以身相许”惊得浑身一僵。内心深处是无比的欢喜,随即却又黯然道:“不要对别人随便开这种玩笑。其实我更希望这个玩笑是真的……”后面一句他说的极小声,只他自己听到了。

苏星宇还沉浸在刚才的玩笑中笑得开心,只听到羽哥哥叫他不要乱开玩笑,便笑着应道:“是是是,星宇宝宝最听羽哥哥的话啦~”他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刚醒来似乎还蒙着一丝水汽,看向自己的眼神满是乖巧,嘴巴微微嘟着,活像一只嗷嗷待哺的小奶猫。田羽一时竟怔住了,眼睛盯着那还有些发白的饱满嘴唇,无比想一亲芳泽。

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的田羽脸颊发烫,不自在地扭过头,磕磕巴巴说了一句:“星宇你,你好好休息……我……我先出去一下……”

然后在苏星宇疑惑的眼神中落荒而逃,出门时还撞在了门框上,尴尬的冲苏星宇笑笑便跌跌撞撞消失在了苏星宇的视线。

愣了好一会儿的苏星宇终于回过神来,随即爆发出了无比大声的嘲笑。

“哈哈哈哈哈……羽哥哥这是害羞了吗?哈哈哈哈哈,看把他吓得……哎哟我要不行了……哈哈哈哈哈……”

并没有走远躲在苏星宇病房门外的田羽在听到苏星宇的嘲笑之后脸上热度更甚。随即却又宠溺的笑了。眼中温柔一片。

几天后苏星宇出院,田羽来接他,俩人说说笑笑走向医院大门,根本未注意到前方已然呆愣住了的承铃。

承铃反应过来,冲俩人人大喊道:“许诺!” 听到这个名字的苏星宇一怔,抬头看到那人的一瞬间浑身一僵,心脏剧烈疼痛。

他不禁抓紧了扶着他的田羽的手。田羽发觉他的异常,眼带关心地看向他,却看到苏星宇本来就苍白的脸色更是没有了一丝血色。惨白的脸上清澈的眸中的痛色无比深刻,随即更用力地反握住了苏星宇冰冷的手。苏星宇僵了一会儿,轻闭眼睫,再睁开时眸中已是接近冰冷的淡漠。

他冲满脸担心的田羽微微笑着摇了摇头,随即无视了前方的人,就要越过那人向前走去。

承铃呆愣了一会儿,随即抓住了苏星宇的手不让他走,苏星宇冷冷地一句“放手”令他手一僵,放开了苏星宇,浑身上下没有了一丝温度。

他不甘地冲前方的苏星宇喊道:“我就知道你没死……小诺,我知道是我们承家对不起你,你不想再与我们来往我都明白,可是,请让我弥补,让我守护你好吗?”

苏星宇转过身来,却是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神色。他笑着冲承铃道:“这位……兄die,你是在叫我吗?我想你认错人了,我叫……我叫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

看承铃毫无反应,翻了个白眼,撇撇嘴道:“居然还有年轻人不认识我,你是从深山老林里跑出来的逗逼吗?……好啦,大发慈悲告诉你,我就是那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红透半边天的大明星苏——星——宇!!”

“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说完还乐呵呵的冲承铃挑着眉毛扬了扬下巴。

承铃却是一笑“果然是你,我就知道我绝不会认错……”有宠溺,有无奈,也有悲伤。

苏星宇摇摇头没再理他,拉着田羽走了。

看着离去的苏星宇,承铃暗下决心“这次,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绝不让任何人再伤你一分一毫!”

承铃突然感到无比的庆幸,幸好许诺还活着,他就知道,那么好的一个人,上天怎么忍心让他受苦呢。

承铃感到脸上满是湿润,原来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

他擦擦眼泪,看着模糊的视线中许诺慢慢离去的背影 ,绽出了一个酸涩却又开心的笑容。

苏星宇从医院出来便一直不说话,仿佛刚刚在那人面前搞怪玩笑的不是他。

田羽看着盯着车窗外一点的苏星宇,看着他苍白的面容,无神的眼眸,心中突然没由来地责怪刚才那人。星宇的过去吗…………似乎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呢,怪不得他会装作不记得。

既然他不想记起,那便让一切与他的过去有关的人都消失在他的身边吧!星宇只要自己就够了!田羽的眼神渐渐凌厉,那个人,必须让他离开!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七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苏星宇!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吃太多冰的东西,你身体还要不要了!”

正在吃冰棍的苏大明星听到自家经纪人田心的抓狂,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她,满脸写着委屈。

田心叹了口气,再不忍心责怪他。

“吃吃吃,到时候身体受不了也别烦我!”起冲冲得转身出门。

“知道知道,田心姐您放心~您别生气,生气容易长皱纹哦~”听到这话的田心脚步顿了一下,随即狠狠摔门走了!

“嘻嘻嘻……”成功气走田心的星宇宝宝又拿起冰棍往嘴里放。一边吃还一边念叨:“千气这米热,还不洗次冰品,,热十宝宝算呢…………”

晚上,当苏星宇独自躺在床上忍受胃和肚子的双重折磨时,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可惜已经晚了……

苏星宇疼的迷迷糊糊,不禁想起了往事,他似乎又在冰冷的海水里挣扎,孤独,寒冷,疼痛……

他是被人从海里救起来的,那时他刚流产,又在冰冷的海水里泡了许久,医生都说救不回了。田心说他哥哥花了很大的代价才救醒他,可他也留下了病根,一受冷小腹和胃就疼得死去活来。再想生育,也是难上加难。

田心的哥哥也是个明星,就是他从海里救了苏星宇。田心却是个经纪人。不是田心当不了明星,她也是个Omega,很漂亮走在大街上没人怀疑她是明星。是田心自己相当经纪人,后来便成了苏星宇的经纪人,没想到还做得风生水起,没过几年苏星宇便小有名气。

小腹和胃里剧烈的疼痛将他的意识拉回了现实。他蜷缩起身体试图缓解这疼痛,却是无丝毫作用。就在痛到意识模糊时,苏星宇突然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他想,自己大概又得救了。再之后,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田羽(田心哥哥)看着病床上苍白的苏星宇,不禁又回想起第一次从海边救了他的情景。

那天他正为一些事烦心,本是去海边散心,却意外救下了苏星宇。

那时的苏星宇仅剩一口气,脆弱的如瓷娃娃。 也许是看这瓷娃娃精致可爱,动了恻隐之心,他鬼使神差地不惜花费大力气救下了苏星宇。

被医生告知他救的是一个刚流了产的Omega后,他的内心既震惊又没由来的愤懑。这样美好的人,是哪个瞎了眼的魂淡Alpha这么伤害他?

更令他惊奇的是这个脆弱的Omega瓷娃娃在醒来之后平静无比的反应。仿佛看破红尘的仙人,对一切都淡然无比。就算是得知了自己以后可能再难生育这样对于Omega致命的打击后也只是淡淡一笑,一句“我知道了”便再无反应。

一开始,他以为是这个Omega受得打击太大,忘记了令他痛苦的过往才如此淡然。

直到那天他听到昏睡中的瓷娃娃喊出了“神仙哥哥”待人清醒后便打趣问道神仙哥哥是谁?

他清楚的看到了瓷娃娃眼中一闪而逝的痛色,随即便听瓷娃娃笑着道:“神仙哥哥?哈哈哈哈,怎么这年头还有人这么叫人,哈哈哈……羽哥哥你问我这个干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什么也不记得……莫非你是想让我这么喊你?神仙哥哥?”

“………………”

之后他也时常看到瓷娃娃一个人默默盯着窗外出神,脸上的神情是不同于玩笑时的悲痛与绝望。那时他便知这瓷娃娃并未失忆。只是往事似乎伤他颇深,既然他不远提起,那他便也当他尽数忘了吧。

伤养得差不多后他和田心问瓷娃娃的名字,瓷娃娃愣了一下,随即笑嘻嘻道:“我只记得我性苏哎,名字……要不你们随便帮我取一个得了?”苏是妈妈的性,这世上,只有妈妈一人真心待他,永远都不会抛弃他。既然要重新开始,那便连妈妈那份一起吧!

他和田心想了好久,田心硬要叫他“苏星”,说是要把他培养成超级巨星。而他自己想叫他“苏宇”与他的羽同音。(某羽哥哥表示不要问为什么,他也不知道╭(╯ε╰)╮作者:傲娇羽啊,那是爱,懂不懂?〒_〒)

最后他们俩兄妹争得面红耳赤,还是看不下去的瓷娃娃道:“那不如叫苏星宇吧,你俩取的都有。”

如今的大明星苏星宇便是这么来的。

思绪回到眼前,这时的苏星宇仿佛又变成了那时的瓷娃娃。

只是如今,他再也不会让他的瓷娃娃损伤分毫!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六章 物是人已非

    承铃头上缠着绷带跌跌撞撞赶到海崖时,只剩跪在崖边发愣的承鸣与任然昏迷的项允超。

  心里涌上极度的不安,一个他不愿相信的可怕念头出现在脑海中。

他的心里慌乱极了,也害怕极了。可是他怎么也找不到许诺……不要,千万不要……

“许诺!许小诺!你在哪儿?你再不出来……我要不理你了……许诺……我是小铃铛,你出来啊……”

几乎是声泪俱下,承铃颤抖着哽咽呼唤他的许诺。 他无力地跪了下来,忽然看到了崖边一滩刺目的血迹。

他心里更加恐惧,几乎是爬到了承鸣身边,抬起承鸣的脸就是一拳。

他打得极重,承鸣被他打倒歪在一旁,也没有爬起来,更没有反抗。只是愣愣地看向崖底汹涌的海浪,眼中一丝光彩也无。

承铃看他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更加愤怒。他冲上去揪起承鸣的衣领,哽咽着哭喊道:

“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你混蛋!你知不知道……许诺……他已经有了你的孩子啊!你怎么能这样对他!你怎么忍心…………”

承鸣听到许诺有了孩子的消息,无神的眸子终于溢满了痛苦。

他双手抱着头,眼泪终于掉了下来……混蛋,自己真TMD禽兽不如!不仅深深地伤害了他,还亲手将他推下海崖,亲手杀死了他和自己的孩子……他怎么能这样残忍,这样无情…… 许诺,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他哭着哭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项允超,项允超从这里掉下去没死,那许诺也一定不会死!对!许诺一定还活着,他一定活着!我一定要找到他,不管他变成什么样,他一定要找到他,然后用自己余下的生命来尽力补偿他!

想到这些,他突然爬起来,极其激动地跑向承铃,双目通红喃喃道:“小铃,许诺他一定没死,你看允超,他从这里掉下去不也没事吗?许诺他也一定没事儿对不对?”他抓着承铃的双肩,疯魔一般要承铃点头。

承铃看着他这疯狂的样子,内心更加痛苦。他偏过头,哽咽道:“别做梦了,哥……他一个柔弱的Omega,又刚刚流产……从这里掉下去……怎么可能……”

“不!”

承铃话还没说完就被承鸣打断。他像魔怔了一般歇斯底里道: “不!不会的!他一定还活着……不行,他不能死,他不可以死!小铃,你告诉我他会活着的对吗?你说啊!”

承铃看了他一眼,眼眶红红的沉默着离开了。独留承鸣一个人在崖边哭喊。

那声音,震得他耳膜生疼,心也像撕裂般得剧痛不已,痛得他快要窒息……

许诺,我宁愿相信我哥刚才说的,你或许还活着,你等着我,我就算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你!如果找不到,那我这一生便在寻你中度过吧。






五年后。






时光总是在忙碌中消耗得格外迅速,转眼,便是五年过去。

承铃这几年总是在外寻找许诺的消息,极少回家。每年也只在许诺祭日那天回来,兄弟俩人一起在许诺的墓前从夕阳西下站到旭日东升。

他们始终保持着沉默,说话也不会超过三句。许诺离开的第三年,站了一晚的两人第二天破天荒一起喝了顿酒。

微醺的承鸣问弟弟:“你真的相信许诺还活着吗?你已经找了三年了,还没认清现实吗?”

承铃突然就怒了,一把摔了手中的酒瓶,揪着承鸣的衣领恶狠狠道:“承鸣你什么意思?当初是谁要我相信他没死?怎么?这么快就忘了?我看许诺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你这么个薄情寡义的负心汉!”说完便狠狠推开承鸣,径自离开了。


看着自家弟弟愤怒的背影,承鸣喃喃自语:“怎么会忘……怎么敢忘……只是这样不堪的我,找到他,也只会带给他痛苦,我有什么资格爱他,找他呢……如果他还活着,那也不必打扰他了……对不起……”

那之后,承铃继续他的寻找,而承鸣,继续他的愧疚和祈祷。

他们都不知道,就在这个城市,一颗新星正冉冉升起。


新的生命,新的故事,即将开启。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五章 从此不相见

   许诺看着与承鸣一起出现的那个允超,觉得上天真是会开玩笑。

    看着承鸣小心翼翼扶着那人进屋,坐在了昔日他坐的位置上,许诺觉得心像撕裂般的疼 。

   凭什么?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这个人一出现就要拱手相让?

  他的小腹开始隐隐作痛,脸色也愈发苍白,可他的神仙哥哥自始至终没有看过他一眼。

   他想逃离这个令他窒息的地方,左手捂着小腹慢慢上楼,刚走了几步,他就听见他的神仙哥哥叫他: “小诺,去给允超倒杯热水,他手冰凉的厉害。” “哦,再把卧室那条我们一起买的毯子拿下来。”

   许诺忍着腹痛,皱紧了秀气的眉,闭了闭眼睛才又返回为那人倒了水。放杯子时看到承鸣紧紧握着那人的手,他的心又是一阵刺痛,连带着小腹也痛的紧了。

  他的手抖了一下,水不小心溅了出来,有一两滴溅到了那人手上,承鸣连忙拉过那双手放到嘴边轻吹。许诺真的不想再待在这儿受虐了,他将自己被烫红的手藏到背后,踉跄着上了楼。

   一进屋他便再也支撑不住,右手死死捂着小腹,额头满是冷汗。

  “……呃……孩子,乖一点……没事的…没事的…………”

   许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失去意识的,只是待他醒来已是第二天了,看着自己未变的位置,和清冷的卧室,他便知道,承鸣没有回房。

   他正毋自苦笑,便听到敲门的声音。 他艰难的打开门,却是承铃。

 
   承铃看着他眼中的光灭了,心中酸涩,再看他,却注意到他惨白的脸色,吓了一跳,忙问他是不是不舒服,许诺却只是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无事。

   他却敏锐地发现许诺眼中的失落。是了,项允超回来了,哥一心扑在他身上,许诺肯定会伤心的。

   于是他像过去那样揽过他的肩,笑嘻嘻道:

  “小诺诺,诺诺~要不小铃铛带你去散散心可好?”

   
  许诺想着出去了就可以不用看到承鸣与那个允超了,便答应了。

   他们去了海岸边,二人吹着海风,心情都平静下来。

  “小铃铛,你能跟我说说那个允超的事吗?”沉默了一阵,许诺还是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

   “你真的要知道吗?”承铃显然不想让他知道。

  “我已经是你嫂子了,是这个家的一员,我有权知道。”

  “你不是说你是我姐夫吗?……”

  “对对,我是你姐夫…………呸!谈正事呢,别捣乱!快说!”

 
“好吧,那我告诉你以后就不许再想这些了啊。”

“好好,你说啥都行^O^。”

承铃笑着摇了摇头,缓缓道来。

  “那是五年前的事了,项允超那时是天宇集团的总裁,我哥是道上的老大,,,噢对了,我还没告诉你我哥是道上混的呢。怎么样,还敢与他在一起吗?”承铃挑了挑眉,戏谑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那个姐姐不愿嫁呢……”许诺这才明白为何自己那姐姐不愿嫁给又帅又有钱的承鸣,原来是怕一不小心没命啊……

   看许诺对他的戏谑无甚反应,承铃撇撇嘴继续道:“一个集团总裁,一个道上老大,就这么在一次交易中邂逅了。我哥那时与项允超感情极好,外面也一直明白,可正因如此,却给他们带来了生离死别的痛苦……”

  “那时我哥刚站稳脚跟,有无数人觊觎他的财力权利,想趁他还未树立太大威信拉他下台。于是在一次项允超谈生意的路上挟持了他,把他绑到了那边那个高海岸上,喏,就离我们不远的最高的那边。”

   许诺看着那处海崖,心底不由升起一丝恐慌。小腹也开始疼痛。

   承铃注意到他的不对劲,慌忙问他: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刚才就看你不对劲,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你继续说”

“什么没事,必须上医院!”

    
   说着就要蹲下背许诺。

   许诺连忙笑着推他,“我真的没事…………好好好,告诉你行了吧,我怀孕了,你要当小叔叔了!开不开心?”


看着呆住的承铃,许诺不由好笑“喂,小铃铛,你傻了?激动过头了?”


承铃这才缓过来,收拾好情绪,掩了眸中痛色,涩声道:“恭喜你了。”

“我收下你的恭喜了,你继续说啊,后来呢?”

“后来那些人拿允超哥威胁我哥,我哥都答应了,他们也就要放了允超哥,可就在这时,不知是谁报☆了警,警☆察赶到了,那些人以为我哥报的警,想鱼死网破,便把允超哥推下了海崖……我哥眼睁睁看着允超哥掉了下去……后来,他晕过去被手下带回了家。
可那之后,我哥便像变了个人似的,对谁都冷冰冰的,手段也越发狠厉。直到你与他成婚,我才发现他又有了以前的影子…………许诺,谢谢你,让他放下了过去。”

   “应该的应该的……”许诺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酸涩不已,他真的放下项允超了吗?

  “那昨天跟你哥回来的那个是项允超吗?他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啊?”

  “那是允超哥,不过因为掉下海崖,伤到了脑袋,听哥哥说如今只有几岁孩童的神识,而且嗓子也坏了……”

  “原来他那么可怜啊……我还吃他的醋,真是坏蛋啊啊啊……”许诺想起昨天的事有些懊悔。

   他决定了,他要和承鸣一起照顾项允超。等承鸣真正放下他。

   想通了的许诺心情好多了,于是俩人便匆匆回去了。

   路上承铃问许诺:“许小诺,你真的不介意吗?能接受我哥的心里有另一个人的位置?”

   “不接受能怎么办啊?和你哥吵架然后离婚?还是找项允超决斗?我可以等,等你哥真正放下他。”

    承铃沉默了许久,刚要开口说话,就被前方拐角冲出的面包车惊得猛踩刹车。车子剧烈的颠簸了一下,可能是腹中宝宝受到了惊吓,许诺感觉小腹剧烈的痛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很快便消停了。

   顾不上安抚宝宝,许诺忙问怎么回事,等了好久也不见小铃铛回答,便探身看向驾驶坐,这一看许诺吓得差点失声尖叫。

   座位上的承铃脑袋上满是鲜血,人已失去意识。许诺慌忙掏出手机打了急救电话。打完后又颤抖着打给承鸣。

“承鸣!你快来,小铃铛出事了,你快来呀!我们在……”

   许诺话还没说完,便被突然出现的男人用带着刺鼻味道的毛巾捂住了口鼻。挣扎了一下,便失去了意识。

    承鸣在电话那头已经猜到许诺他们出事了,眼神一下子变得凌厉。

   “这一次,不会了,绝对不会了,小诺……我会救你……”

 
吩咐手下人迅速寻找他们的下落,承鸣一个人到了当初项允超掉下去的那个海崖。

  “果然,同样的把戏还想再来一次……这次你们做梦!”

  看到许诺被绑着压在海崖边,承鸣的心里还是升起了剧烈的恐惧。神识也开始恍惚。

   “承大少爷,怎么样啊?我专门为你重现当年的情景,是不是很痛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人冲着承鸣喊道,语气里是难掩的愤怒。

   “你在想我是谁,为什么这么恨你对吗?那我就告诉你!当年我弟弟年幼无知,为救人报了警,他一片好心,可你呢?你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你居然把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打成了终身残疾!你怎么有种啊!啊?”说着冲向承鸣便是一拳,承鸣没有反抗,当年那件事确实是他的错。



    昏昏沉沉的许诺这时终于醒了。睁眼便是承鸣被人打的情景,忍不住大叫一声:“承鸣!!!” 承鸣听到许诺的叫声清醒了许多,开始反击,不再任那人殴打,三两下便放倒了那人。

    许诺仿佛又看见了初遇时那逆光而来的神仙哥哥。心底安定下来。

    眼看承鸣便要放倒那一群人,刚才那领头人又压着一人出现,还挑衅道:“承鸣!你看这是谁?你要是再敢动,我就把他推下去!”

  
  承鸣与许诺都在看清被压着那人的面容时呼吸一窒。

   那分明是昏迷不醒的项允超!

   许诺看向承鸣,果不其然,承鸣的眼中又只有昏迷的项允超了。许诺虽然理解,可心还是很痛。努力了这么久,项允超一出现,我便不在他眼中了。

    承鸣呆呆立在那里,忽然看向了许诺,似乎想靠近许诺,刚要抬脚,便被领头那人一声“站住”喝住了。

   领头那人看看承鸣,有看看许诺,最后看了一眼项允超,呵呵笑到:“有意思,有意思,哈哈哈哈哈,我想到了一个更好玩的游戏。哈哈哈……承大少爷,我改主意了,今天你可以带人走,不过,你只能带走一个,啧啧,两个都是小美人儿呢……哈哈哈,我数三个数,你选吧,三……”


“等等!等一下!”许诺突然叫道。

   “哟~小美人儿害怕啦?”说着便向许诺走去。

“不是,我是想问你,你弟弟现在如何了?”许诺平静地问道。

   那人一怔,道:“躺在医院咯,还能怎样?这一切都拜你男人所赐,不要想着我会放过你们!”

   “不,我没想让你放过我们,只是想提醒你,你有为你弟弟考虑过吗?他那么善良,你觉得他会接受如今这样的你吗?”

   那人沉默了一阵,突然笑到 :“哟呵,挺聪明的啊,敢用我弟弟拖延时间?我看你是活腻了!”说着便一脚踢向许诺腹部。

   许诺只觉腹部钻心的疼,连带着心脏也隐隐作痛。他从剧痛中勉强抬起头,看到得便是还在抱头纠结的承鸣。心内失望至极。

   我为你争取时间,你为什么不冷静下来想办法呢?你的眼中为何只有项允超呢?看来我终究还是走不进你的心…………

     伴随着剧烈的疼痛,许诺感觉有温热的液体从身下流出,内心咯噔一下,灭顶的恐惧和慌乱袭来。

“不……我的孩子……宝宝,乖,不要离开,不要……”

  许诺在这种绝望的恐惧下眼泪终于决堤…… 可是他泪眼朦胧中,却看到承鸣伸手指向了项允超。

   那一刻,许诺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孩子没了,心爱之人让自己去死。他什么都不求,什么都不要,只愿有一人真心待他,到头来,还是一无所有。



哀莫大于心死。



任由那些人将自己推下海崖,他在下落的过程中,慢慢闭上了眼睛。

“承鸣,愿我们生生世世永不再相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四章 原来梦和现实总归是不同的
    “神仙哥哥~早安~”

    “……早安。”

    一开始承鸣也纠正过许诺的称呼,只是没用便放弃了。算了,随他怎么叫吧。

    看着许诺忙前忙后为自己准备早餐,承鸣内心一片温暖。看着他因厨房的温度变得红扑扑的脸蛋,承鸣的唇角止不住上扬。

   “好了,神仙哥哥快吃吧。”然后笑眯眯的坐在承鸣对面,双手撑着下巴,眼睛一眨一眨看着承鸣。

   承鸣被他看得不好意思,咳了一声道“一起吧。”

  “好呀~”换来的是许诺笑弯了的眼睛和明媚的笑容。

   承鸣更不好意思了,只顾低头喝粥。偶尔抬头对上的便是许诺亮亮的眼睛。

  “太像了!”承鸣在内心感叹。

   许诺的眼睛让他想起了一位故人。那人占据了他整个青春,他以前所有的温柔所有的笑容都给了那一人。只是最后他还是没有保护好他,眼睁睁看着他被推下了悬崖。他的身躯仿佛一片枯败的落叶,被汹涌的巨浪吞没。

   这么多年以来,只要一想到他,无限的愧疚和无边的悔恨总会淹没他。 他一直相信那人没死,一直在等他。没想到突然的婚姻使他背叛了他,所以他一开始对许诺是有恨意的。

   只是如今突然发现,许诺除了性格竟是如此像他。

   许诺会不会就是他重新给自己的一个机会?是的,一定是,允超,我会把握你给我的机会的,我一定尽力补偿你,一定对许诺好。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蜜里调油,只是偶尔许诺会觉得承鸣在透过他看另一个人,不过很快他便沉溺在了承鸣无底线的温柔和关爱里不能自拔了,便也未曾过多注意。

    这天自从许诺和承鸣结婚消失了近一个月的承铃突然出现了。他看上去消瘦了许多,也成熟了许多。

   许诺一看到他便冲了过去,紧紧抱住了他。

  “小铃铛你去哪儿了?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都不接,发短信也不回,担心死我了……”
    承铃的眼神柔软了下来,似乎是想抱抱许诺,但在看到许诺身后盯着许诺的哥哥后伸到半空的手又放了下来。他轻轻推开许诺,摸了摸他的头,温柔道:“没事,就是突然心情不好,出去散心了而已。” 他的眼中满是痛色,却只是一闪而过。

    许诺结婚前一星期他刚好做了交换生出国了,得知哥哥与许诺结婚的消息已是在婚礼举行当天,他多想冲到婚礼现场带走许诺,可是就算带走了又如何,许诺还是不会和自己在一起,反而会坏了他的名声,他向家里也无法交代。

   如今看到许诺与哥哥过得幸福,他多少安心了些。只是,哥哥已经放下允超了吗?希望如此。

   那晚承铃承鸣俩兄弟喝了不少,等许诺把俩兄弟各自送回房间再回到与承鸣的卧室,整个人已经满头大汗,而且身体也微微燥热。甜美的栀子花香充盈了卧室。等等,这是发情了?!

   许诺赶紧用凉水冲了个澡,身体没那么燥热才敢上床睡觉。

  他面对着承鸣,看着他薄薄的唇,英挺的鼻梁,情不自禁的凑上去吻了承鸣。

  干完坏事的许诺觉得身体更燥热了,栀子花香愈加浓郁,承鸣似乎也感受到了,属于Alpha的红酒味的信息素压的许诺更加燥热。刚要起身便被扯入了一个温暖宽厚的怀抱。

   他被承鸣按在床上亲吻,意识越来越模糊,任由承鸣动作。就在承鸣将要进入他时,他听到承鸣唤了一句“允超……”立时惊醒,承鸣在唤谁?他的心越来越慌乱,这时,又一声“允超”彻底将他从天堂打入了地狱。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是在透过我看这个允超啊!许诺开始奋力挣扎,可是一个Omega的力气哪能抵抗一个强壮的Alpha呢?何况还是一个发情了的Omega!伴随着撕裂的疼痛,承鸣占有了他。许诺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课砸在枕头上,也砸在了许诺心里。好疼啊,身体疼,心里也疼。

  
   做到后来,许诺已经晕了过去,可一阵更为剧烈的疼痛又拉回了他的意识,他知道,他身体的最后一道防线也被突破了。
  他的眼中闪过痛苦的神色,却没有挣扎,他也没有力气再挣扎了。他缓缓闭上了眼睛,任由承鸣攻城略地,将他打的一败涂地,伤痕累累。

   再次清醒过来,已是第二天早晨了,他没有去看还未醒的承鸣,只是盯着天花板,昔日灿如星辰的双眼如今只余下一片平静,蒙上了绝望与痛苦的阴霾,再不复当初绚烂。

   承鸣醒来时,看到的便是睁着眼的许诺。他坐起身来,带起了被子,这才注意到许诺浑身上下狼狈不堪。
  他呆了一会儿,愣愣地说:“对不起……我昨晚喝醉了……实在抱歉……”许诺没有看他,轻微地说了一句“没事”这才发现自己的嗓音沙哑的厉害。

   承鸣也注意到了,更加愧疚,想抱起许诺去浴室处理一下,一碰之下才惊觉许诺在发烧! “你发烧了,得赶紧去医院!”就要抱起许诺出门,许诺挣扎了一下发现无用,随即苦笑了一声道:“神仙哥哥,你要这样带我去医院吗?”

   承鸣这才想起许诺还未清理,燥了个大红脸,这才松了手。许诺挣扎下地,落地时还踉跄了一下,承鸣赶紧去扶,却被许诺轻轻推开了。

   承鸣以为许诺是气自己昨晚粗暴,便也未做他想。

   坐在浴盆中的许诺低头看了看自己狼狈的身子,苦笑着慢慢清理起来。“神仙哥哥,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不再想那个人,我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好不好,只要你忘了那个人就好……”

    这之后承鸣带许诺去了医院,许诺烧的迷迷糊糊,还是隐约听到了医生对承鸣的指责,承鸣低着头满脸愧疚,许诺看着看着就笑了,意识也渐渐远离。

    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许诺这一烧,竟烧了一个星期。

   这段时间许诺很开心,承鸣时时刻刻守在身边,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好不悠闲自在。他想试着忘了那个不愉快的夜晚,只要神仙哥哥是爱他的就好。

   承鸣也越来越觉得,许诺就是许诺,他不是任何人的替身。他那么温暖,那么灿烂,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小太阳。允超,我想该放下你了,我有了自己想珍惜的人,他很好,我很爱他。你会祝福我们的对吗?

   就这么过了一段时间,许诺突然就变得慵懒几分,一天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睡觉,胃口也不好,总是吐。这么明显的症状,想也不用想是有了。

   许诺很开心,拿到医院检查报告的时候激动的恨不得飞到承鸣身边。

   回到家发现承鸣不在,想着等他回来给他一个惊喜。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承鸣反而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三章 进展神速
   自从知道了神明哥哥是小铃铛的哥哥,许诺更加与小铃铛形影不离了。

“小铃铛小铃铛,你哥平时喜欢干什么呀?”

  “小铃铛~你说你哥会喜欢我吗?”

  “小铃铛~~你哥有没有喜欢的人呀?一定没有对不对?那你哥喜欢什么样的啊……”

“……”

“……”

“我哥不会喜欢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

“为什么……〒_〒”

   看着许诺委屈的嘟起嘴巴,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自己,承铃的心跳急剧加速,脸上也泛起了红晕。他不自在地转过头,嘀咕道“……因为我喜欢你呀,笨蛋……”

“小铃铛你嘀咕什么呢?快说啊你哥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啊?”

  “没什么……反正不是你这样的,你别想他了,他那个人脾气又臭又硬,谁喜欢他谁倒霉。你别喜欢他了。”喜欢我吧!

    承铃看着许诺仿佛蔫了的花儿,有点心疼。“哎呀,世上好男人多的是,你又这么好,以后肯定会有一大群人排着队追求你,何必为我哥那种冰山伤心呢!再说不还有我吗?我这么英俊潇洒温柔暖心不比我哥好一千一万倍?嗯~”说着揽过了许诺的肩,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挑逗地用一指抬起了许诺的下巴,笑眯眯道:“来,小美人儿~给大爷笑一个~~”

   许诺破涕为笑,推开他的手,反调笑道:“大爷请自重~”说着在他腰上狠狠掐了一把。承铃立马弹开几米远,嗷嗷痛呼:“许小诺!你太坏了啊!看我怎么教训你!” 于是俩人又上演了一场追逐站。欢笑声不绝于耳。那一刻,承铃觉得原来时光可以如此美好,他多想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晚上许诺一回到家就被自己的父亲叫到了书房。许诺以为又是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说了他坏话,父亲要教训他呢。毕竟自从他回到这个所谓的家之后,这样的事情已是从一开始的不愤到如今的麻木了。

   许诺自小就跟着妈妈生活,他以为自己没有爸爸的,直到一年前妈妈去世,他被亲生父亲接回了这个家。他以为他终于也可以体会到他从未体验过的父爱了,可惜他到了这个家之后,才发现他的爸爸早已成立了新的家庭,他还有一个大他两岁的Omega姐姐和一个大他五岁的Alpha哥哥。

   他一开始也想融入这个家庭,想和他这些亲人好好生活,可不管他怎么努力,爸爸对他总是很冷淡,哥哥姐姐也只会欺负他,嘲讽他。

   后来上大学了,他跟父亲提出到学校住宿,父亲也只是淡淡地点了头,未曾有只言片语。更没有来自父亲的叮咛嘱咐。

    那天他一个人去了机场,没有人送他。他登机前看着拥挤的人群,一张熟悉的脸孔都找不到。他突然觉得被世界抛弃了,他好想念从不会抛下自己的妈妈。

天大地大,茫茫人海,竟无他一人的家。

   他呆在那里,直到登机提示音唤回他的神识,他才后知后觉地感到眼睛酸涩不已,原来他已泪流满面。

   那是他十岁以后第一次哭,后来再哭,已是遇见承鸣之后的事了。

 

   许诺敲了敲书房门,里面传来淡漠的一声“进来”。他推门进去,恭敬而疏离的叫了一声“父亲”。那个中年男人看了他一眼,语调冷淡地说到:“你爷爷曾与承家订了一门娃娃亲,现如今对方的爷爷打电话来询问,我也不好推辞,对方是个Alpha,你准备准备,下星期便嫁过去吧!”

   许诺呆了好久,才吐出一句颤抖的“是。我知道了。”在他父亲走到门口时,他颤抖地喊了一句:“父亲……对您来说,我到底是什么?想扔便扔的工具吗?”他的眼中一片绝望的阴影,却始终未有泪水。他父亲只是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便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许诺知道,定是他那姐姐不愿嫁,才让他做替代品的。她不愿,我便愿意吗?罢了,反正也从不会有人在乎我的感受。

    一星期后,许诺便嫁入了承家。在新婚之夜他才知道,原来他嫁的是他的神仙哥哥承鸣!许诺还来不及高兴就被承鸣冰冷的眼神冻的抖了抖。他也没太在意,内心的激动完全使他忽略了承鸣冰冷的眼神。

  “啊啊啊啊啊我居然嫁给了神仙哥哥哎!好激动啊啊!那我以后就是小铃铛名正言顺的嫂嫂啦!啊啊啊好开心…………”

   那晚承鸣喝的烂醉,许诺照顾了他一整晚,他们二人便各睡各的,什么也没发生。

   第二天承鸣率先醒来,入眼便是许诺的睡颜。许诺长得极为精致,睡觉时嘴巴微微张着,鼻尖挺翘,脸色粉扑扑的,十分可爱。
   承鸣一时看呆了,两分钟之后才惊醒般跳了起来。他动作太大,本以为会惊醒他的小妻子,没想到许诺只是翻了个身,嘴巴里念叨着“神仙哥哥……好吃……”又睡了过去,还咂了咂嘴。
   承鸣看得一阵好笑,也知他昨晚照顾自己肯定没睡好,便为他轻轻拉上被子,悄悄出去了。

人身若只如初见

第二章 许诺的神明

   就在许诺分化后一个星期,承铃与他一起回家的路上,许诺遇到了他的神明。
   那天许诺从早上起床就觉得身体酸软,有气无力,还有点发热。他以为是小感冒,便也没有过多注意。
    好不容易捱到放学,身体更加燥热了,信息素也若有若无开始发散。昏昏沉沉走到大门口,就看到了小铃铛。承铃已经担心他一整天了,奈何他与许诺不是一个系,想照顾也有心无力。于是放学便在门口等他。看到许诺出来立马扑了上去,小心翼翼背着他送他回家。
    只是越走越不对劲,空气中甜美的栀子花香越来越浓郁。承铃的脸越来越红,转头看了看背上的许诺,只见许诺双眼闭着,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白皙的脸蛋上红晕愈加明显,饱满柔嫩的嘴巴微微张着,色泽明艳。
    承铃竟一时看呆了,他轻轻放下许诺,喉结微动,眼睛盯着许诺的嘴唇,轻轻地吻了一下。如蜻蜓点水一般的,那个淡淡的,甜甜的吻,让承铃的心就此沦陷。
  
    承铃觉得自己被许诺传染了一样,也浑身燥热起来。等等,他这也是要分化了吗?!

   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他还要送许诺回家呢。
   
    就在此时,陌生的气息从前方传来,几个身形高大的Alpha出现在二人面前,他们眼睛死死盯着许诺,仿佛饿狼看见了美味的小绵羊。那样的眼神令承铃感到气愤,奈何他正在分化,全身半分力气也无,只能拼尽全力挡在许诺身前向那几个男子怒吼“滚!滚开!”

    此时虚弱的承铃被几个大汉轻而易举的甩出好几米远,他唇角带血,眼睁睁看着大汉逼近了许诺。

   陌生而充满危险Alpha信息素压抑得许诺不得不清醒过来,入眼便是袭向自己衣领的大手。被吓到的许诺睁大了双眼,拼命阻止袭向自己的大手靠近,怎奈他正处于发情期,又被Alpha的信息素压的浑身无力,他的反抗在那几个大汉看来反倒成了欲据还迎的意味。于是更加肆无忌惮起来,眼看着就要扯掉他的衬衫,许诺内心大呼救命“神啊,想我许诺风光霁月了十几年,难道今晚要失了清白之身吗?不要啊!!!哪路神仙来救救我啊啊啊!”

    就在许诺快要绝望之时,他的神明真的出现了! 许诺看着神明三两下解决了麻烦,然后逆着光向自己走来,内心怦怦直跳。
  “啊啊啊啊啊啊,好帅啊!!来了来了,他向我走来了耶,啊啊,我这时候应该晕过去吗?……还是算了,晕过去就看不到他了,嘤嘤嘤嘤真的好帅啊!…………”

  “啊咧??!!他怎么向小铃铛的方向去了?!这种情况不应该是英雄救美吗?难道说,小铃铛也成了Omega?!他看上的是小铃铛……………………”

  许诺开始怀疑人生了,于是他便心痛地晕了过去。

   醒来后没有见到神明,倒是小铃铛一脸担心地守在身边。

  “哎??啊啊啊!小铃铛!我的神明呢?嘤嘤嘤嘤,你被神明英雄救美了,那我岂不是没希 望了,嘤嘤嘤嘤嘤嘤嘤………………”

“……”

“许诺,我分化成Alpha了。”

  “啊咧?!”

  “!!!”

  “……神明哥哥口味这么重的吗?一个A竟然竟然喜欢另一个A…………”

“…………”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一章 十七岁的梦想
   

       仲夏的午时,安静而美好的校园也陷入了甜美的梦乡。
“许诺!你给我站住!别让我逮着你,否则有你好看的!站住!”
“站住我就是傻子!(^V^)╭(╯ε╰)╮╭(╯ε╰)╮”
     总有一些傻帽要打破这份宁静,此时此刻,身穿一身运动服的两个少年追逐打闹着,后面的一个面色发红,眼中满是怒气却又隐藏着一丝宠溺与温柔。英俊的脸上不知是开心还是生气。
    跑在他前方的少年,一头棕色的软毛中分,衬的脸蛋越发秀丽。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其中满是笑意,仿佛不谙世事的仙人,单纯美好得让人忍不住想要保护他。
    少年变跑边回头冲后面那个做鬼脸,笑嘻嘻地喊到: “小铃铛你至于吗?我不就是摔了你的风铃吗,再说那还是我送你的呢,大不了我再送你一个呗!别生气嘛,生气伤身,伤肺,还伤感情嘞!”

   小铃铛噢不承铃听到这话总算是停下了脚步,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站在许诺身后叫他一起去操场。 于是俩人又勾肩搭背一起去了操场。

  “哎小铃铛,你为什么那么在意那个风铃啊,虽说是我送的吧,但其实它真的很便宜啊,完全配不上你鸣铃集团二少爷的身份啊,你说你是不是暗恋我?…………”
    承铃脚步顿了一下,随即快步向前走去,也不管仍在叽叽喳喳的许诺,径直向足球场跑去。
   “喂!小铃铛,别走那么峡嘛,你等等我啊!你说你是不是暗恋我啊?,,,被窝猜中了?天哪小铃铛,我们可都还没分化呢,万一我们俩都是A怎么办?。。。。天哪小铃铛,,你口味这么重的吗? !balabalabala…………………… ………………”
“…………”
“许诺你给我闭嘴!还有不许叫我小铃铛!” 沉默许久的承铃终于爆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铃铛你太可爱了,我开玩笑的啦!你那么认真干嘛?你这个反应太好玩了,哈哈哈哈哈……”

   “……”
    只是他们俩都没想到,当晚许诺便分化了,还是个Omega。承铃内心是很高兴的,也越来越紧张自己会分化成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小铃铛!我竟然是个O,天理不容啊!不行不行,你也赶快分化成O,这样我们又可以形影不离做好姐妹,,啊呸!好兄弟啦!” “………………”

刚发的文的大纲,,,,,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先发一点试试看,如果没人的话可能是个坑!慎入!

人生若只如初见

●原创攻,ABO,雷者勿入!!!
●OOC预警!!!
●狗血预警!!
●渣文笔预警!








许诺至今回想起与承鸣初见的情景,嘴角仍然会止不住上扬。 那时的承鸣,仿佛从天而降的神明,将他的心缚的牢靠不已。那时的许诺,,,,,,,,,,,,,,,傻白甜+妄想症+脑残+逗逼。。。。。。。简直是个单纯可爱(划掉),直率活泼的小太阳!于是,内心住着9999+个小九九的许诺义无反顾的爱上了他眼中的神明,并且在当天凌晨3点时便拉起同寝室的好姐妹兼神明的胞弟承铃(许诺叫他小铃铛)信誓旦旦的宣布:“小铃铛!小铃铛!以后我要做你嫂子!啊呸,哥夫。。。也不对,,,姐夫。。对!我以后就是你姐夫啦!你要懂得孝敬长辈哦!”这段单方面脑残的对话最终以得到了承铃快翻上了天的白眼收尾。 只是许诺万万没有想到,看似偶像剧般美好的开始,最终的结局却令他痛不欲生,刻骨铭心。